一线传真丨那些年,在派出所难忘的“110”出警记忆

[复制链接]
分享到:
发表于 2020-1-9 21:13:4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旮旯网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免费开店,轻松玩转旮旯网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旮旯 微信登录

x
在我的记忆里,最难忘的事总想不清是哪件了,也许是年少时与小伙伴顽皮时的那些糗事,也许是成人后感受父母不易的一次经历的感悟,也许是工作中那次竭尽全力完成的一项任务……。

但人的记忆就是那样怪,当时认为难忘的事现在怎么也记不清了,而一些点滴的,自认为不重要的,却会突然从记忆中跳出来。这些难忘的事,竟都出自派出所工作时的一件件“110”警情里。

一线传真丨那些年,在派出所难忘的“110”出警记忆-1.jpg

制止打架,后背挨了一下

一线传真丨那些年,在派出所难忘的“110”出警记忆-2.jpg

1998年我到大街派出所实习了半年,那时所里出警都是值班民警骑着二轮摩托车带着一名协勤出警。对实习生的我来说,那时值班就盼着派警的电话铃声,但你要是胆敢说出这个“愿望”,值班民警和协警都会狠狠的瞪上你一眼,接着就是一阵数落,之后,出警概率非常大。柴哥是市警校91级的,大我七八岁,我跟着他值班,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哼两句“青衣”。那天中午吃完饭,就来了一个警,大街南头有打架的。出了值班室,我跳上后座,没坐稳,柴哥一加油,摩托车就拐出了大门。大街南头两个男人互相撕扯,一个高个,明显占了上风,右手攥着什么,嘴里骂骂咧咧,像是喝了酒。“住手,派出所的”,柴哥喊着嗓子就上去了。大个子被柴哥和随后赶来的“老联防”老曲分别抓住一只胳膊,“你带干啥,给我放手”、“派出所咋着,我又冇杀人”。面对民警的喊话,男子凭着蛮劲,和柴哥、老曲别着劲。看清了,他右手里攥着个大秤砣。三个人都涨红了脸,柴哥给我使眼色,夺他手里的东西。他人扭着身子,我从侧面转到后面,这时和大个子干架的男的不知从哪窜过来,举着一个交叉朝大个后背轮过来,我潜意识去挡,交叉硬生生砸在了我的背上,衣服厚,人无恙,两人也都清醒下来。为了争摊位,酒壮人胆。时值今日,大街赶集时常碰上二人,偶尔远远看见他们亲一般的说话,见到我也总有些不好意思的朝着我笑或说上两句当年的愧疚。
不放弃!拯救“枯萎”的生命

2000年的夏天晚上7点一起警情。报警人就在离派出所不远的新建一路的药店,我和柴哥、老曲跑着过去。“就是她要买一瓶安眠药,还闹事”,药店员工指着一中年女子,女子袖子上都是血迹,嘴里喏喏说着什么。柴哥认出了女子曾是辖区一家单位的出纳。问,什么也不说,也不跟民警走。联系上单位一位知情人,得知因感情瓜葛,男友提出与女子分手,今天在单位为挽留男友挣拉玻璃门时,玻璃掉落,胳膊划伤。柴哥电话联系把户籍室的宁姐从家里喊来,劝着女子带到医院做了包扎,后回到所里安置谈心。宁姐发现她胳膊伤口之外,手腕处也有多道刚愈合不久的伤口。“让我走,我死不会牵扯你们的”从她木讷的表情和有气无力的话中,看出她始终没有打消轻生的念头。当晚,我们通过联系终于与女子父母接通电话,但冷冷的一句,与他们无关,便挂断电话,再无人接听。

深夜11点多我们找到了原夏家庄镇女子父母的家,不让我们进门,只能隔着门与两位老人说解。原来,女子不听父母劝告,离婚后与现男友走到一起,俩老人感觉在亲家、和朋友中没了脸面,与女儿脱离了亲情关系。男友和家人都放弃了她,已感生无可恋。生命,“110”不能放弃,凌晨2点,我们最终说动了老人,在女子弟弟陪同下赶到了派出所。其实,亲情无法替代,父女、母女相见,所有的恨都化成了疼爱的泪水。

和李姐搭档,抓住了龌龊男

2001年李姐调来大街派出所,我和她搭档。不高,瘦,像男孩。别看是个“女流”,却是少有的参与值班和办案的女警。在辖区峨眉山新村的坡道东侧有一个公共卫生间,比较简陋。常有群众反映有人窥视女厕,所里也安排民警在周边便衣走访摸排,但没有结果。翌日,我们到报恩寺小区登记暂住人口。值班聂哥打来电话,又一起警情,嫌疑人偷窥后闯入女厕,报警人大声喊叫将其吓跑,1米70,40多岁,敦壮,蓝上衣。我和李姐从十字路小巷出来沿公路往南跑,嘴里反复絮叨着:蓝上衣,1米7。始终不见可疑男子,我们又跑着从新村粮店向回返,背街小巷,都要看一下。再次回到十字路的楼区时,一男子侧着头,拐进中心路小学南边的两座楼前。特征都像,就是穿了格子衬衫,手里拿个袋子。我们也急转进楼区,和他对面走过去。“等等,派出所,问个事”还没说完,对方竟冲着我们跑来。我俩下意识张开胳膊去拦,我抓住他手腕,他猛地一拐,我甩在地上,李姐被他正面撞上,弹在后边墙边。男的也没好到哪去,转的过猛,我们一抓,可能失去平衡竟也摔在地上,还光着一只脚,地上开了口的袋子露出了蓝色上衣。等我爬起来时,李姐手里已多了条棍子,是居民在楼洞口晾的拖把。男子可能也被吓到了,坐在地上不敢起来。出警的聂哥很快赶了过来。嫌疑人因为心虚,作案时把摩托车停在小区里,没想到过来骑车时正撞到我们枪口上了。

拎出火场里的气罐 真害怕了

“盆泉村的住宅失火了,屋里还有人”我挂断电话窜进了警车里,猛踩油门,带着老赵向盆泉村方向开去。

时间记得很清楚,大年二十七即将过年了。那时我分配到北博山派出所时间不长,恰好辖区五福峪村发生一起案件,大家都在村子里靠在案子上。偏远山区的火情,消防大队赶不上来,110民警就是主要救火力量。失火点位于盆泉村的一个山坡的住户家里,狭窄的坡道车上不去,我和老赵把车停靠在一边,爬了上去。房屋周围有很多村民竖着梯子从房顶的烟囱向里倒水,火是从室内着起来的。看民警来了,村民跑来告诉我,液化气罐着了,里屋还有人。看见火从门窗窜出来,我正犹豫,一位60多岁的老大妈硬拽住一个要往里冲的男子。没啥想,夺过男子手里的毛巾捂住口鼻,一侧身窜进了房内,客厅没有人,电视、沙发、椅子等都已经烧焦,一侧的液化气罐皮管已经烧没了,正孜孜的冒着气,我使劲拧着阀门,却始终无法关掉,事后才知道因为高温,罐口开关内的皮垫已经烧坏了。提着气罐,心里真怕了,感觉到头两侧有带着烟的东西贴着往下掉,呛得睁不开眼的我忙用湿毛巾缠住出气口,用力提起罐子。“闪远点”我将液化气罐使劲丢到山下的沟子里。再回身时,村民已经将里屋被困的人救了出来。记得好像是孩子和他母亲二人。孩子烧伤了,村民要上酸厂医院治疗。我用警车把他们带到了镇上的医院,再转车去博山酸厂医院就诊。回到所,拍了拍炭灰,照镜子,才发现自己头发边都烧卷黄,身上还一股焦糊的气味。刚发不久的警服冬大衣,背后有了一角硬币大的窟窿。多年后,已进入机关工作的我才将事情告诉家人,母亲每次为我整理警服时都会因我那次出警嘟囔我几句,但现在想起来,其实还是很后怕。

一线传真丨那些年,在派出所难忘的“110”出警记忆-3.jpg

一线传真丨那些年,在派出所难忘的“110”出警记忆-4.jpg

从警15年了,加上大街派出所的工作经历20多年,总感觉,从警过程中应该有更多、更难忘的记忆,但就是这些点滴琐碎的出警记忆格外的深刻。在博山公安的警营里,每一名民警的“110”出警记忆,堆积成山城的平安,积累起群众的信任。不忘初心110,山城更安宁。在刚刚过去的一年里,“110”民警24小时值守,365个日夜守护,是“利齐马”台风中的救援,是大山里危难下的救助,更是深夜中红蓝闪耀的守护。
发表于 2020-1-10 07:30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帮顶!我是旮旯网客服,为方便给您服务,请加我微信:zbglw555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旮旯 微信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